首页 科技快讯 平常心解读CNNIC的9亿网民大数据报告

平常心解读CNNIC的9亿网民大数据报告

来源:晰数塔互联网快讯 时间:2020-05-01 12:2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牛宏志

昨天,各大媒体都报道了“中国网民超9亿”的事。就像是商量过的似的,各大主流媒体集体使用雷同的标题:“热搜扎心了!全国9亿网民,超七成月入不足5000”。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大家这么整齐划一,难得在鼓励人民群众好好赚钱上,意见格外一致。

不过仔细看了CNNIC的数据报告,我真的很想说:有关9亿网民的一系列数据一点也不扎心,很良性,也很振奋人心。这些数字正是我国坚定实施新基建建设的基础,也将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打下坚实用户基础。

这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45次发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让我们来针对一些我们所关注的数据进行思考和解读:

1、网民总数:截至今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04亿,还有近5亿非网民

先弄清楚关于网民的解释,什么是网民?起码得是会上网的中国公民,才能算进这个数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对“网民”有更具体的定义:网民即互联网网民,指平均每周使用互联网至少1小时的中国公民。也就是说,一年最少上网超过52小时,才是这个数据里统计到的网民。我国目前公布的人口总数是14亿,所以很多媒体关注点是还有4.96亿非互联网网民。这些人能转化为互联网用户吗?看这个数据图表就知道了。

首先,我国65岁以上人口2018年的数据就已经超过1.5亿,2019年超过1.76亿,这个年龄群体能上网的人不太多。基本上没必要再强调老年人去网上冲浪,凡是那些能够用懂互联网的老人,早就在用了。

按照人口年龄分层的19年数据,50后有2.05亿人,60后有2.44亿,70后有2.21亿人,80后有2.24亿人、90后有2.10亿人、00后有1.63亿人,10后有1.48亿人。想把不上网的老人转化成网民,也不现实。

再看孩子的数据,借一个中商产业研究院的图,2019年0-15岁的儿童数量有2.5亿,这些孩子绝大多数情况都不能算进网民这个数据里。即便他们也有上网需求,大多数情况还是在父母的监护下,使用父母的手机上网,严格说应属于非独立网民。

根据CNNIC的数据,5亿非网民中7.3%没时间上网,这个数据大概3500万人,猜测这个人群从事特殊职业,或者遇到特殊状况,根本不具备上网的时间。还有13.4%没有上网设备,也就是说连智能手机还没有,这个数据如果是指成年人,那便是老人或者属于贫困线以下人群,偏远山区人群,如果是未成年人,就是指没有自己的上网设备。

这样粗算算,5亿非网民也很正常,网民这个数据达到9亿已经饱和,基本上没什么上升空间了。换个角度,网民增长红利已尽,互联网玩家们要努力深耕细作,靠抢别人的用户来实现增长了。再换个角度,每到一个业态趋近于饱和的时候,一个新业态就会慢慢诞生。下一个颠覆世界的技术会是什么呢,大家不妨猜想一下。

2、设备使用:固定互联网宽带用户接入超过4.5亿户,手机上网比例达99.3%

中国总人口14亿,宽带用户4.5亿,相当于每个家庭、每个职场基本上都有宽带接入。而很多岗位上或者房间中即使没有安装宽带,手机4g、5g上网也非常普及。量已经达到顶峰,接下来就是看质如何飞跃了。近两年比较火的物联网卡,更是可以充当移动宽带,预计5g时代,超大流量的物联网卡即将到来,到时候可能这个宽带的数据还会下降,因为一部手机+一个不限量流量卡,就等于一个宽带。

手机上网比例达99.3%,说明用户基本上都用手机上网,也说明中国手机市场增量已尽,存量争夺战到了白热化的时候了。换个角度也可以认为,手机这个物种即将走向末路,万物互联的时代,就在眼前了。此前互联网业界里喊了很多年的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在这次国家新基建建设中,将是重中之重。

畅想一下,未来我们身边的任何设备,桌子、床、门、冰箱……都能随时成为ai智能化的“手机”,供我们使用,而开启它们只需要我们的声音识别+人脸识别。

3、网民收入:72.4%的网民(约6.5亿人)收入不足5000元,无收入人群7.1%

关于网民个人月收入结构,不知道是怎么统计的,又是什么口径,无收入人群竟然只有7.1%,也就是大概6400万网民是没有收入的。如果像另一个表所说9亿网民数据中26.9%职业是学生,相当于有2.4亿的学生网民,那么即便这6400万没有收入的人全是学生,还有1.76亿学生有收入。如果父母给钱算作收入的话,还可以理解,如果不算,而是自己赚钱才计入这个收入数据,那我国学生的兼职率也太高了。

另外2019年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总量仍近9亿人,仍有7.7亿就业人口。而今9亿网民中,竟然有8.36亿有月收入。即便把所有劳动年龄人口都算做网民人口,仍有6600万不到退休年龄的人不去工作却能拿到收入。况且劳动人口中还有不上网的人,这个数字还会更高。看来这一群人才是最幸福的人,羡慕。

另外一个媒体喜欢的数据是: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网民群体占比为27.6%,也就是说,全国72.4%的网民收入不足5000元,这个数据大约6.5亿人。媒体最喜欢写抓眼球的标题,9亿网民7成收入不足5000,好像网民天天上网不努力不上进似的。难道中国的那些中产和土豪们、IT大佬们都不是网民吗?其实6.5亿的这个数据也并不可怕,刚刚我们说了,网民中学生26.9%,就有2.4亿,失业下岗的人8.8%,也就是7900万,而且在9亿网民中,还有2500万公务员和4200万退休人员呢。

其实讨论个人收入意义不大,现在网上主流的讨论数据也是家庭收入,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家庭收入其实代表性更强。比如最近网上炒的很激烈的天猫总裁蒋凡事件,从其夫人情况看可能就是无收入或者低收入网民,但是他老公收入足够高,在城市里一个人上班赚钱,另一个人持家带孩子的家庭有很多,甚至像郭富城这样一人养全家的也有。

至于人均可支配收入,2019年中国已经达到21342元,而处在头部的20%的人,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4934元,月均5412元。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数据,网民职业结构中,个体户和自由职业者有22.4%,这个人群大概2亿人。除了线下个人实体店,直播网红、淘宝商家、跑腿外卖都属于这个人群里。

4、网购数据: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7.10亿,电商直播覆盖2.65亿

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7.10亿,较2018年底增长16.4%,占网民整体的78.6%。这个高增长估计在未来两三年内是很难保持的,因为实在是已经饱和。增长主要是两大块,一是电商大力度下沉,拼多多、京东的京喜、淘宝的淘宝特价版,这些软件持续下沉渗透到小城镇和农村,带来增量;二是这些电商的邀请补贴机制,带来的一个家庭中非必须网购成员薅羊毛的增量。前者是有效的增量,不少数据显示农村人口更爱网购,因为购物需求不像城市那样可以被多样化满足,但后者基本无益,只是在数字上为电商平台贡献了规模,比如拼多多的5.8亿用户里,大量的只买过新手0.01的一单用户。

虽然网民购物数量饱和,但是交易额还会持续高增长。2019年全国网上零售额达10.63万亿元,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达8.52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0.7%。这个数据计算一下可以得出,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41万亿,还是有大量零售额靠线下来完成。预计5-10年内,这个占比会从20%上升到50%,当超过50%的时候,意味着网购真正达到顶峰。

关于电商直播覆盖2.65亿,这个数字意义不大。媒体拿出来炒主要是因为近期的电商直播热。电商直播风口是疫情带来的,但其领域的致命问题很多,本质上又是互联网集中流量化导购的玩法,并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现象级产品,也没法成为现象性行业。由于其准入门槛极低,预计很快将形成像10年前千团大战抢流量的那种状况,最终能活下来的独立直播主播很少,就像现在每一个电商企业都能短期或长期的做个团购促销活动一样,最终大多数主播还是会依附电商平台或者电商企业,成为它商城的一个固定标配。

换句话说,主播会从自由职业者,逐渐过渡到企业全职打工者,而MCN也会从独立的机构,逐步沦为电商企业的一个标准部门或者二级服务商。

至于头部的主播,也会像曾经的美团网一样,为流量拼尽一切。千团大战中美团网当年靠快速扩张和平台化吸流量,现在的主播则靠名气和明星化吸流量,前者曾靠规模,后者如今靠注意力,但本质上一样还是争流量。

数据里比较有意思的是,网络支付用户7.68亿,也就是说还有5800万网民在网上交费,但是不购物。想一想,这些人未必没有线上购物需求和购物行为,很可能只是不需要通过自己身份在线购物而已。比如小孩子用家长手机购物,夫妻使用一个账号淘宝,老人由子女在线购物实现需求等等。

5、网民学历:受过大学专科及以上教育的网民群体占比为19.5%

对于学历,CNNIC给的数据是这样的:截止2020年3月,小学及以下、初中、高中/中专/技校学历的网民群体占比分别为17.2%、41.1%、22.2%,受过大学专科及以上教育的网民群体占比为19.5%。看起来我国网民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不足两成,还挺符合二八比例似的。计算一下19.5%的大学网民,大概是1.75亿人,高中网民大概2个亿。

根据2015年11月1日零时为标准时点进行的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计算: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中,具有大学(指大专以上)教育程度人口为17093万人;具有高中(含中专)教育程度人口为21084万人;具有初中教育程度人口为48942万人;具有小学教育程度人口为33453万人。也就是说,我国人口学历的整体数据,大学是12.2%,高中是15.6%,初中是35%,小学是23.9%。

虽然两个数据统计时间不同,会有一定误差,不过我们这样粗略对比看,大学学历的人基本上100%是网民,高中学历的人只有极少数还不是网民。

所以任何数据不能孤立的看,对比一下就知道其中的微妙。比如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男女比例为51.9:48.1,但是其实我国整体人口的男女比例是51.1:48.9,所以男性网民占比仅仅略高于整体人口中男性比例一点点(0.8%)。

6、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4.23亿

这个数据占网民总数的47%,按趋势看,还会继续增长。但是我们其实应该理性看待这个数据。

首先从宏观来说,这个数据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整体是有用的。意味着饼越来越大,规模还会增长。但是换个角度,在线教育一直是我国国民教育的一个重要补充,在整个学习体验中,永远不能代替线下教育,而盲目根据这个数据冲进在线教育市场,也不可取。要知道细分来看,在线教育最主要的份额是在线培训,是以考试为目的的学习行为,说白了就是为了提分、升学、考证的,这个数据要看每年参与各类考试的基础数据,而且线上线下即结合又竞争。

另外这个数据是2020年疫情期间短时间内冲高的,待中小学生全面恢复学校教育后,极有可能又掉下来。要知道2020年初全国大中小学校推迟开学,有2.65亿在校生普遍转向线上课程,用户需求得到了充分释放,但是用户体验就不敢说了。再就是这种短期性非主动学习的学习效果,也就是我们强调的结果性评估,即教育成果外化,估计会是很尴尬的一个结果。

2018.12-2020.3网民各类互联网应用用户规模和使用率

注1:旅行预订包括网上预订机票、酒店、火车票或旅游度假产品。

顺便说下这个表反应的互联网需求按由大到小排列,分别是:社交>看视频>查找>读资讯>购物>听音乐>打游戏>看小说>在线学习

7、截至2020年3月,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3.98亿,占网民整体的44.0%

这个数据很有意思。网上外卖用户规模3.98亿,占网民整体的44.0%,手机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3.97亿,占手机网民的44.2%。这里我们不能单纯的认为是订餐,应该说是有4亿人使用本地即时送货上门服务。前面的7亿人属于网上远程购物,配送靠物流和快递,这里的4亿人则是选购了自己所处方圆几公里内的地方的商品或服务,外卖跑腿提供即时到家服务。

我国城市服务业这几年发展是飞速的,但是仍然是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发展速度远远落后于用户追求服务和更新需求的速度。这个数据在未来五年还会继续增长,之前看有个文章说我国外卖跑腿骑士已经快要一千万了,我想说如果没有新技术代替人力,一直靠骑士这么跑的话,1千万骑手是远远不够的。

这里顺便提一下,未来实体店的发展方向,除了在到店方面不断提升体验和质量外,把上门做好做专业才是未来你能立于不败之地的竞争力。我们现在很多餐厅,用做堂食的方法和程序来做外卖,还抱怨为什么自己的外卖生意差,甚至疫情期间各种诉苦说要活不下去啦如何如何的,其实这些在堂食做的很好的企业,更应该好好去学习一下那些专门做外卖的店,取长补短。非餐饮业,应该向餐饮业学习,他们是最先拓展上门业务的,学学他们的经验,结合自身的特点,制定自己到家服务产品。

平台,应该放开手脚,不仅仅外卖餐饮,外卖药品和商超,快马加鞭的准备外卖一切吧。美团2019年餐饮外卖交易额4000个亿只是个开始,未来外卖到家市场至少是五万亿甚至十万亿的规模。

另外,未来外卖、上门或者说到家业务,每一个做实体服务的企业都应该专门成立一个分公司或者部门来专门运营。这个业务将不再是补充,而是决定你的企业能否增长的最重要的一块业务。

8、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50亿,短视频用户规模7.73亿

9亿网民中,已经有8.5亿网络视频用户,7.73亿短视频用户,预计2020年是短视频的顶峰,过了今年后用户规模不会再大幅增长了。对快手、抖音这类平台来说,今年是最好的上市机会,随着新基建建设的持续投入,无论是短视频作为作品拍摄,还是视频化的交互,未来都会大大降低门槛,5年之内,颠覆微信和抖音的产品会出现。举个例子,以手机为载体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无论求职和招聘基本还是依靠打电话联络,加微信还是很不方便,未来设备升级,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只要你方便沟通,对方随时可以与你视频,而前期的信息沟通,你的人工智能助理会帮你处理好,完全不用你操心。

短视频营销,也就是网红和MCN们,如果发现在激烈的竞争中已经很难再找到爆发的机会,不如学学社区团购的逻辑,把眼光放到本地,当然落地要更扎实一点,段子能取悦大众,便民服务却能给身边人带来实惠。直播也是,电商直播机会并不多,但本地生活服务直播一定是基于本地化企业的,长期性的,不需要有五百万一千万的观众,有本地区几千、几万人的粉丝就足够在一个城市成为一个网红。

网址: 平常心解读CNNIC的9亿网民大数据报告 http://www.xishuta.com/newsview22413.html

所属分类:大数据分析

推荐科技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