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快讯 张一鸣还有多少条路可以选?

张一鸣还有多少条路可以选?

来源:晰数塔互联网快讯 时间:2020年08月06日 18:05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 程杰,36氪经授权发布。原标题:张一鸣只剩告特朗普一条路了

“突然,我变成了一只野兽。我穿上了橘色的连体服,身体被链条锁住,手脚被戴上镣铐。我几乎无法行走,也无法呼吸。我是一只被捆绑的野兽,也是一只掉进陷阱里的困兽。”

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在《美国陷阱》中自陈被美国“绑架”,他详细讲述了自己被指控涉嫌商业贿赂,皮耶鲁齐称,美国的司法体系中检察官只会朝有罪方向进行调查。皮耶鲁齐及阿尔斯通公司在这种美国陷阱毫无抵抗力,最终被迫将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出售给GE。

现在,落入这个陷阱的又多了一个——张一鸣与他的TikTok。

8月4日,张一鸣发表了一封内部信,张一鸣再次强调了字节跳动是全球公司,字节员工在工作中要有“火星视角”,文化冲突是大多数中国公司不会遇到的问题,但对字节跳动这样一个连接不同文化的大型平台则必须各国的团队来运营管理。

张一鸣还回应了社交媒体上的舆论,表示字节跳动需要接受一段时间内的误解。他认为,问题焦点根本不是CFIUS(美国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以musical.ly并购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这甚至是对方不希望看到,CFIUS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最近几天的消息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张一鸣的担忧。

8月1日,在特朗普表示已决定禁止短视频应用程序TikTok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同意完全剥离TikTok在美国的业务,由微软公司接管TikTok在美国的业务。

但由于特朗普称自己不支持美国公司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的交易,微软一度暂停了与TikTok的购买交易谈判。

央视援引福克斯消息报道,微软和TikTok一起同白宫协商,避免特朗普全面封禁TikTok。此外,大量的TikTok用户发起了“saveTikTok”的活动来抗议封禁TikTok。

当地时间8月2日,美国微软公司在官网发表声明称,将继续寻求收购TikTok在美业务的可能,这是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和总统特朗普讨论后作出的决定。

如果收购成功,微软将完全拥有TikTok,并有权运营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TikTok公司。纳德拉还表示:“微软对美国政府和特朗普总统的个人介入表示赞赏,因为美国政府正在为国家发展强有力的安全保护措施。”

路透社此前报道,特朗普已同意给字节跳动45天时间协商向微软出售TikTok事宜,但CFIUS有权阻止达成任何协议。

当地时间8月3日,特朗普又表示,除非达成出售在美国业务的协议,否则TikTok将在9月15日之前被强制关闭其在美国的业务。

风云变幻中的各种消息显示,这次特朗普可能不仅要断TikTok的网线,很有可能要断TikTok的电线,张一鸣的败局几无挽回的可能。

我们当然可以情绪化地质问:张一鸣做错了什么?tiktok何罪之有?

但在特朗普眼中,对TikTok的问题或许只在犹豫是“杀”还是“抢”。

另一方面,因为交易的可能性,TikTok用户针对特朗普的指责声音也弱下去了,让TikTok成为“美国企业”,甚至在这场强制交易中为特朗普赢得了赞赏。

特朗普还表示,TikTok的交易应上交相当大一笔“佣金”给美国财政部,他声称:“因为是我们使得交易成为可能,现在他们不拥有任何权利。”

字节跳动在这场不对等博弈中的完败,用“海外业务遭受毁灭性打击”来形容也不为过。虽然张一鸣在8月3日的内部公开信中称“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颇有一种孤军万勇之难,但这种“勇”在美国国家力量的干涉下显得渺小、无奈。

1

张一在公开信中称要“争取最好的结果”,目前看来这个结果指向两重目标,一是TikTok成功出售,二是出售价格尽可能高。

TioTok“最好的结果”大概率还是被微软收购。

特朗普称,决定是否封禁TikTok是他的权力,CFIUS审查就是TikTok事件中最难以斡旋的环节。

CFIUS是直属于美国总统的机构,由11个政府机构的首长和5个观察员组成,美国财政部长担任委员会主席,CFIUS审查一项交易的最终目的是判断该交易是否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这让CFIUS在美国拥有很多超出超出司法体系的特殊待遇和能力。

2007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FINSA法案”),规定了除涉及“司法程序”之外,CFIUS审查的信息均属保密,并且,“总统的认定”不受司法审查。

于是,CFIUS的审查过程成为了“法律黑洞”,外国投资者在美国法律之下并不能得到所有权利的保护。

CFIUS的审查采取的是自愿申报的原则,并购交易双方可以在交易开始之前或交易完成后自愿向CFIUS提出审查申报,只有5%的在美外国投资项目会主动提出CFIUS申报。但CFIUS拥有不设时限的审查能力。

2019年11月,CFIUS开始审查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的交易,TikTok这条“漏网之鱼”就被盯上了。

2020年1月13日,美国财政部颁布新法规来“全面实施”《2018年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法案”),该法案进一步扩大了CFIUS的管辖权,审查范围扩大为涵盖对涉及关键技术、关键基础设施或敏感个人数据的美国企业的非控制性、非被动性投资(均称为“TID美国业务”)。

其中,还特别指出对CFIUS如何评估导致外国人获取美国公民的敏感个人数据的交易提供了更多指导。

1977年的《反海外腐败法》及其修订法案中,进一步扩大了美国政府对跨国企业的“长臂管辖权”,理论上,任何一家外国公司,只要用美元计价签订合同,或者仅仅通过设在美国的服务器(如谷歌邮箱或微软邮箱)收发、存储(甚至只是过境)邮件,都在美国的“长臂管辖”范围内。

TikTok这种互联网信息服务公司正在靶心。

在新FIRRMA法案中,还为不遵守CFIUS法规和缓解协议的行为提供了额外处罚选项。

或许在大总统的位置上看,对TikTok的审查,不惩以高额罚款就很“仁慈”了。毕竟在过去的二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美国从这部法律中获得了一百多亿美元的罚款,其中大部分被罚的是外国公司。

字节如何不服?张一鸣敢“寻衅滋事”吗?

张一鸣面临的“美国陷阱”才刚刚揭开,若不放弃TikTok,张一鸣只剩下将特朗普告上法庭一条路了。

在CFIUS成立后的四十多年审查过程中,唯一的一起被裁定“平反”公司的是Ralls(设在美国特拉华州,中国公民实控),2012年3月Ralls收购了四家位于俄勒冈州的风能发电场。这场交易取得了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及美国国防部的批准,但交易双方事前没有向CFIUS提出申报。

2012年9月,奥巴马总统发布命令禁止此项交易,Ralls将CFIUS及奥巴马告上法庭,一审败诉后,Ralls提起上诉,2014年7月,上诉法院作出判决支持了Ralls的诉讼请求。

2015年11月4日,CFIUS与Ralls公司达成和解,这是史无前例,但最终Ralls公司也只得到自行挑选买家出售涉案发电场的权利。

若张一鸣提起诉讼,最好的结果或许也不过是如此。换句话说,就是出售给微软或其他潜在的美国买主。

2

虽然被戏称为“宇宙条”,但字节在国内的声誉其实也不太好(事实上也几乎没有声誉好的科技公司),因为内容源、算法、隐私数据等问题,字节一种面临着各种批评,舆论和行政层面压力都不小。

然而,谁都不能否认字节跳动在短短的八年间取得的成绩,从技术创新、组织效率、目标管理各种方面看,字节都是一家非常优秀的企业,既赢得了市场竞争,也为其获得了认可。

张一鸣很早就意识到了海外市场的空间,曾表示过“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只占全球互联网人口的五分之一”,一直致力于TikTok的本地化,前不久还聘请了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为字节跳动(COO)兼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CEO)。

从用户规模化增长和文化视角看,TikTok甚至可以称为在全球化上唯一获得成功的中国软件服务产品。

但本地化,和本土企业,毕竟是不同的。

我们当下面临的不是一个全球化遍地生花的时代,而是一个充满了傲慢与偏见、意识形态冲突加剧、经济干预加强、四分五裂的全球化退潮时代。

傅高义在《日本第一》中,讲述了日本的现代组织、经济团体、企业文化,希望能给美国以启示,然而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的自由市场理念继续衰退,并进而蔓延到全球市场。

TikTok的被迫出售,不仅仅是字节跳动一家互联网企业的问题、一个事涉美国的“陷阱”,更是一个全球化退潮的缩影。

当地时间7月29日,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听证会上,美国四大科技公司CEO中,仅有扎克伯格明确表示“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偷窃已是事实”。

并且,扎克伯格还称中国正在向其他国家输出价值观,外界普遍认为,扎克伯格这是在隐晦地点名TikTok。

北美时间6月20日,特朗普的竞选集会在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市中心体育场举行,事前,美国青少年在TikTok上鼓动粉丝预定了超过100万张门票,然后弃票不去。

最后,两万人容量的会场只有6200人到场,被戏耍的特朗普对TikTok的“特别关照”显然也有私人恩怨在。

另一方面,字节跳动同意剥离TikTok在美业务后,张一鸣早年微博被国内网友翻出,大量微博用户抨其“美分”,更称其愿意出售TikTok是软弱、妥协,一则商业交易被上升至民族气节去评价。

近几年,美国关于禁止政治广告的谈论始终甚嚣尘上,Facebook上的政治广告引发民众不满,但扎克伯格讨好政界的面容已经不再掩饰。

张一鸣“崇尚自由”,扎克伯格“献礼专制”,同一时间的两位科技巨头掌舵者走在不同阶段,世界仿佛颠倒过来。

经贸问题政治化,举世皆然,商业的规则一下子变得脆弱不堪。

与华为面临的困境有所不同,字节跳动这种纯互联网信息服务型公司,在海外愈挫后,很难说能够从国内市场得到多少弥补。

字节跳动与微软的出售谈判,正在进行,CFIUS有权要求在项目交割45天前提交强制申报,且无论投资规模大小,CFIUS应在30天内审查申报。

特朗普给字节跳动45天时间,或许正在于此。

失去了印度和北美市场,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已然没有多少空间,TikTok是否垂死都将与字节跳动无关。

截至8月3日收盘,放出收购TikTok的消息后,微软股价上涨了5.62%,市值大约增加872.6亿美元,这已经大大超过了此前TikTok的500亿美元收购价。

扣除投资人分成、交易成本及特朗普伸手的“中介费”等,字节能到手多少呢?

对于这种境况,人们大可以评论,却没有什么能够评判的。

网址: 张一鸣还有多少条路可以选? http://www.xishuta.com/newsview28303.html

推荐科技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