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快讯 “老好人”皮查伊闯关:收入下降、反垄断审查和寻找新方向

“老好人”皮查伊闯关:收入下降、反垄断审查和寻找新方向

来源:晰数塔互联网快讯 时间:2020年09月21日 11:14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硅谷封面”,作者 金鹿,36氪经授权转载。

【划重点】

谷歌现在正面临着三大挑战,分别是收入下降、反垄断审查以及寻找全新方向。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谷歌营收较往年同期下降,而其他科技巨头却在逆势快速增长。

谷歌正面临美国监管机构的反垄断调查,重点是其搜索和在线广告等核心业务。

谷歌Waymo等项目迄今为止都没有取得太大进展,皮查伊需要为公司找到全新的方向。

巨大压力意味着,皮查伊可能不得不做些令人痛苦的决定,甚至被迫剥离谷歌的关键业务。

长期以来,谷歌都因其创新和创造力而在硅谷备受推崇,但它如今正面临三大挑战,分别是收入下降、反垄断审查以及寻找新方向。在新冠疫情爆发后,谷歌营收较以往同期有所下降,而其他科技巨头的业绩却更加耀眼。谷歌目前的所有收入几乎都依赖于在线广告,但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获得过大客户的青睐。此外,谷歌搜索和在线广告等核心业务正面临监管机构更广泛的反垄断审查。

与此同时,谷歌似乎正陷入漫长的创新停滞状态。尽管多年来资金充足,该公司也只能在硬件上大获成功,而像Waymo等项目迄今为止都没有取得太大进展。这些压力意味着,皮查伊可能不得不开始做些令人痛苦的决定,检察官可能会迫使他剥离谷歌帝国的关键业务。他还需要应对巨大的内部压力,并为公司和员工寻找全新的方向。

以下为文章正文:

对谷歌及其母公司Alphabet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来说,大多数人对他的看法是,这是个才华横溢的企业领导者。

谷歌硬件部门主管里克·奥斯特罗(Rick Osterloh)说:“皮查伊实际上很体贴,而且非常具有包容性。”前谷歌高管凯瓦尔·德赛(Keval Desai)表示:“皮查伊的气质简直太棒了!”谷歌高管瑞希·钱德拉(Rishi Chandra)则称:“皮查伊总是喜欢分享他小时候的故事,以激励年轻人。”

由此来看,认为谷歌是世界上最大、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并且其由一位正直的人领导,这句话应该是真实的。皮查伊刻意保持低调的模式帮助他在一个有着性格冲突历史的企业中获得了最高职位。尽管如此,几乎每个人都表示,谷歌及其领导者所获得的成功不足以应对当前迫在眉睫的诸多挑战。

预计美国多州和联邦检察官将最快于本月针对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他们指控谷歌人为地推高其操作平台的成本。谷歌大体上否认了这些指控,这让皮查伊的职能与他职业生涯早期的职能背道而驰。许多前高管说,在过去大约15年里,皮查伊是谷歌级别的反垄断监管人,他曾帮助说服欧洲有关部门提交了相关证据,以反对当时占主导地位的微软。

皮查伊于2018年参加了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

谷歌因其智慧和创造力而在硅谷长期受到尊敬,但它可能正处于长期的创新停滞状态,其取得的所有进步几乎都来自不断增长的在线广告。

尽管多年来资金充足,但谷歌只能在硬件领域取得成功,而类似自动驾驶汽车部门Waymo这样的外围部门,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什么结果可以炫耀。这家公司已经有十年没有签约过大客户了。在新冠疫情爆发期间,该公司在历史上第一次公布了较低的季度收入,而其他科技巨头则获得了强劲的业绩增长。

这些压力意味着,现年48岁的皮查伊可能不得不开始做出某些痛苦的决定,尽管他始终处于避免做出这种决定的状态。检察官可能会试图驱使他剥离组成谷歌帝国的关键业务。此外,他还要应对内部压力,为谷歌的数字推广寻找全新的道路。

沉默低调

皮查伊自2015年以来就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并在2019年12月被提拔为Alphabet掌舵人,以代替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Web)。这次晋升为皮查伊在谷歌16年的表现画上了圆满句号。在这个过程中,皮查伊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产品主管晋升到佩奇所谓的“L-Crew”团队,这是个由高管组成的内部圈子。该团队中几乎所有人都离开了谷歌,原因包括战略错误、另投他方或者涉嫌所谓的性骚扰。

谷歌在纽约的员工于2018年因性骚扰问题举行了罢工

皮查伊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谷歌内部的直接争斗,尽管谷歌正是以此为基础蓬勃发展起来的。他在公司的各个部门都建立了盟友,几乎在每个部门都担任过职务,并与佩奇共同参加过几次“火人节”。皮查伊在大多数会议上都保持沉默,也经常不直接回答问题,在非公开场合很少争取获取额外的时间。员工们说,在大型会议之前,人们会看到皮查伊独自在大厅里踱来踱去地思考。

德赛说:“皮查伊之所以得到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是因为他是那个最不需要这个职位的人。”谷歌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以“整理世界信息”为使命的搜索引擎,被认为是美国最后一批创立的优秀企业集团之一,拥有超过20万名全职员工和合同制员工。

皮查伊于2018年在山景城举行的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发言

Alphabet在线上和线下为数十亿全球购物者提供服务,还有自己的硬件部门、YouTube视频平台以及网络供应商。谷歌在很多方面都做得很好。自2015年10月皮查伊在谷歌晋升以来,Alphabet广告库存增加了112%。仅在此前的12个月,该公司就创造了350亿美元的收益。

皮查伊是个行为上有些怪异的人,在访问谷歌位于首尔的办公地点时,他经常去同一家墨西哥外卖店买素食玉米煎饼。他在旅行时会带着自己制作的姜汁汽水和姜片,以防身体出问题,而且是个口香糖狂热分子。同事们说,他们知道,皮查伊经常会在谷歌的免费小卖部呆上几分钟,因为他每天都会吃口香糖。

皮查伊将对紧张局势保持谨慎。7月下旬,在众议院的公开证词中,他拒绝回答谷歌是否会否认使用奴隶劳工来制造产品,说他希望“进一步关注这个问题”。而片刻之后,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被要求回答同样的问题时,他给出了相当肯定的回答。

有些现任和前任高管表示,他们发现了解皮查伊的脾气秉性非常困难。有些高管以及之前的云计算和搜索部门负责人已经辞职,原因是皮查伊给他们留下一种深受挫折的印象,并且在需要做出决断时显得有些犹豫不决。一位现任谷歌高管表示:“如果谷歌内部目前存在对皮查伊的批评,那就是在谷歌内部有太多相互竞争的声音,而他对我们真正必须做什么从来没有足够全面的视角。”

谷歌智能家居部门Nest副总裁瑞希·钱德拉(Rishi Chandra)说,在过去的12个月里,他给这位首席执行官送去了一台Good House控制器原型,结果只得到了一个建议:在数码摄像头上增加自拍模式。皮查伊提到这个词是从年轻人那里学来的。

皮查伊和佩奇以及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均拒绝接受采访,但皮查伊通过顾问推荐了多位现任和前任下属及同事代言。尽管所有人都对他的管理风格大加赞赏,但似乎没有几个人能很好地了解他本人。其中有人提到他喜欢玛格丽塔酒,其他人提到皮查伊最喜欢的是意大利葡萄酒。

谷歌高级副总裁希罗什·洛克海姆(Hiroshi Lockheimer)主要负责手机平台Android和浏览器Chrome部门,他说:“皮查伊富有同情心,所以他关心人们。这是一种你能真正感觉到的因素,但你可能无法很快体验到。”

现任和前任高管表示,皮查伊的低调形象可能掩盖了他在内部政治中的娴熟手腕,这种政治看重外表和对公司的忠诚。一位前高管回忆说,在一次与佩奇的聚会中,皮查伊与其意见相左。皮查伊证实他随后没有给出有回应,但是在下属离开房间后,他平静地说:“在攸关公司生死存亡的问题上,我们决不能有任何分歧。”

初露头角

与皮查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谷歌任职时间最长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却非常高调。他于2001年受聘,负责领导收购事宜,包括YouTube、Android和推广巨头DoubleClick等,这些收购后来成为谷歌的支柱。谷歌2004年首次公开募股(IPO)帮助施密特成为亿万富翁,他利用自己的财富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政治捐赠者。

2011年,施密特的职位由佩奇接任,谷歌解释称这是为了加快下定决心。佩奇极大地扩大了公司所谓的“登月”赌注,并在收购特斯拉公司的同时讨论了一些大的概念。他给谷歌注入了截然不同的概念,比如从空中提供互联网接入的气球,以及试图破解衰老诅咒的科研机构。

埃里克·施密特和皮查伊2018年出席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

2012年,佩奇透露,他患有罕见的声带瘫痪疾病,并退出了大多数公开露面场合。一群不太出名的高管开始走进人们的视线,其中就包括皮查伊。皮查伊出生在印度南部的大城市马杜赖,在弟弟们逐渐长大后,他只能睡在休息室的地板上,而且坚持了多年。皮查伊后来告诉同事,他童年最难忘的两个时刻可能是他家购买冰箱和拨号电话的时候。

詹妮弗·菲茨帕特里克(Jennifer Fitzpatrick)是谷歌的元老之一,她说:“皮查伊个人认为,当你拥有大量专有技术并从根本上改变了你的生活时,这可能代表着重要意义。”皮查伊获得了印度技术学院的本科文凭,后来又拿到了斯坦福大学和沃顿企业学院的奖学金。皮查伊第一张飞往美国的机票相当于他父亲12个月的工资,后者是一名电气工程师。

皮查伊2017年在印度理工学院论坛上发言

皮查伊于2004年加入谷歌,此前他曾在半导体公司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和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McKinsey)任职。在经历了一条坎坷的道路后,谷歌的首次公开募股取得了巨大成功,公司的资金和新概念都很充裕。皮查伊受命负责说服戴尔公司等竞争对手,主要是在世界范围内的计算机系统上预装谷歌的旗舰搜索引擎,它很受欢迎。

随着时间推移,皮查伊开始承担更重要的职责。他在幕后努力整理信息,并将谷歌的案件提交给反垄断监管机构,以反对当时占主导地位的网络浏览器所有者微软。后来,欧盟以涉嫌侵犯他人隐私为由,向微软开出了7.32亿美元的罚单。然而在2018年,当皮查伊担任首席执行官时,谷歌也被欧盟开出了50亿美元的罚单,远高于微软。

2008年时,皮查伊在技术专家中变得非常出名,当时他与人共同领导改进了Chrome网络浏览器,这是比微软网络浏览器更快、更精简的产品。Chrome现在拥有大约70%的世界市场份额。

2013年担任谷歌Chrome高级副总裁的皮查伊

争夺主导权

随着谷歌的崛起,微软逐渐成为该公司高管们心头的执念。作为首席执行官,佩奇和皮查伊每星期一都会举行一整天的会议,同时他甚至直接参与研究,他们可能会感到十分苦恼,两名高管回忆称“皮查伊等人希望反思:我们怎么能不成长为微软呢”他们害怕会变成一个放弃主导地位的公司。

皮查伊的策略始终是进行渐进式发展,同时在谷歌的家庭商品上加倍下注。2012年左右,他与时任社交平台Google Plus负责人维克·冈多特拉(Vic Gundotra)就在谷歌个人产品推出之前,就在苹果iPhone上推出短信功能发生了冲突。

冈多特拉认为,谷歌的专业知识还不足以支持该功能。但有员工回忆称,皮查伊沮丧地拍了拍桌子,然后回答说“我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认为,不能等各种设备都准备就绪时才推出这种功能。最终,皮查伊占了上风。

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前,皮查伊的最后一次重要晋升是负责手机软件程序部门Android。两名前员工说,在那里,皮查伊主要是为了遏制该部门的野心。他砍掉了让Android成为贯穿谷歌所有产品的主导软件程序的正式计划,理由是试图将所有这些程序结合起来将导致内斗。

这样选择的一个结果是,谷歌通常看起来像是个松散组织的联盟,它的商品与苹果和其他公司相比,彼此之间的内在联系格外薄弱。以即时通讯方面为例,谷歌运营着相互竞争的应用,包括Meet、Chat、Messages、Duo和Hangout等。该公司提到,它没有计划将它们整合在一起。

皮查伊在传递这些令人感到的沮丧的信息时感到很不自在。据Jive Software项目前首席执行官托尼·津格尔(Tony Zingale)回忆,2014年皮查伊通知津格尔,他必须辞去Jive董事会的职务,以全心全意致力于谷歌。皮查伊看起来既紧张又懊悔,直到津格尔承诺原谅了他。津格尔说:“你可能会看到他松了一口气。”前谷歌高管、Twitter董事长帕特里克·皮切特(Patrick Pichette)表示:“皮查伊总是为各种选择而苦恼,我早在此之前就警告过他。”

2015年,谷歌重组为Alphabet集团。一位知情人士说,佩奇最初觉得他应该继续担任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而不再设立谷歌首席执行官职位,但公司顾问告诉他,这一点值得怀疑,不符合监管规则。作为替代方案,布林、佩奇和施密特保留了公司有表决权股份的管理权,这让他们对公司的决策拥有最终决定权。皮查伊后来成为谷歌首席执行官,而佩奇则负责领导Alphabet。

皮查伊与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也曾展开主导权之争,后者要求公司创始人允许她直接向佩奇汇报工作。但皮查伊为此做出争辩,并赢得了胜利。沃西基在一份通过发言人发布的新闻稿中提到:“我认为YouTube有它自己的定位和传统,这是为了提升我们的客户服务,而不是与谷歌分开。”

皮查伊和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

在成为谷歌首席执行官最初的时间里,皮查伊显然很喜欢自己的工作安排。他下令对他的高管办公室进行了精心装修,增加了一系列沙发和额外的非公共区域,一位发言人称之为“协作空间”。谷歌的有些人为这个全新的建筑创造了一个特殊的时代,并将其称为“桑达尔宫殿”。

作为谷歌最高负责人,皮查伊现在的职权范围包括谷歌所有的互联网营销业务,这家巨头几乎占据了美国1300亿美元数字广告市场的三分之一份额,而广告几乎是该公司的全部收入来源。这包括在谷歌旗舰搜索引擎上运行的广告,以及其他在外部网站上运行但由谷歌定位的广告。

皮查伊再次采取了渐进式策略。在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谷歌的高层管理人员向皮查伊提出了一项建议,要求他在搜索上完成政治广告推广。他们发现,政治宣传的收入微乎其微,且更容易引来令人头疼的问题。知情人士说,皮查伊否决了这些建议,部分原因是为了避免在政治上掀起波澜。不过如今,谷歌在这次选举中继续投放政治广告。

引领方向

2017年8月,皮查伊再也无法回避政治,当时一份内部备忘录在该公司许多有左倾倾向的员工中引发了轩然大波。谷歌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在报告中建议,男性可能比女性更适合从事科技工作。

皮查伊参加了反对活动,并迅速采取行动。尽管他的几个副手敦促他让事件平息下来,但他在一周内就解雇了达莫尔。这一转移视线行为使谷歌再次成为保守派批评者的公敌,并导致达莫尔提起诉讼,后来双方达成和解。

由于愿意屈从于员工的批评,皮查伊与被认为是他的高级副手之一、Alphabet董事会成员、谷歌云计算部门负责人黛安·格林(Diane Greene)的关系迅速破裂。格林女士曾与皮查伊提到该公司竞标Venture Maven项目,其目的是将人工智能与谷歌个人电脑技术相结合。然而,当员工们在2018年发现该项目时,数百人签署请愿书反对。

格林认为自己得到了皮查伊的支持,她为这项工作进行了辩护,并对因强烈抗议而被指示公开改变说法而感到沮丧。知情人士说,这起事件促使她在2019年初离开了谷歌。与此同时,现任苹果合成智能业务主管的约翰·詹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a),几个月前刚刚出于类似的原因从谷歌辞职。

约翰·詹南德雷亚于2018年离开谷歌

有些现任高管说,皮查伊认为谷歌的功能就像一个巨大的帐篷,它的商品可以改善许多客户的生活。在皮查伊的要求下安排的采访中,许多人提到,首席执行官要求该公司的合成智能软件程序,通常被称为谷歌助手(Google Assistant),除了英语之外,还可以使用其他语言。皮查伊也一直在推动公司的软件程序能在最便宜的设备上运行。

今年1月,在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之前,皮查伊花了几个小时在家里研究亚洲的本土媒体,并认为这可能代表着一种风险。这家企业集团是3月中旬首批允许员工在家工作的大雇主之一,也是将该项政策期限延长至2021年中期的大型科技公司之一。知情人士提到,皮查伊亲自做出了这一决定。

皮查伊的老朋友、谷歌副总裁凯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说,皮查伊本人继续在谷歌位于加州山景城的总部单独工作,与其他公司打交道的压力开始让他不堪重负。在过去的大约13年里,两人分享办公场所,在那里他们互相开玩笑。有一次,皮查伊以一名员工的名义向森古普塔发出了一封假装的辞职信。森古普塔说“现在这个世界的重担压在了这些人肩上,我已经有好多年没见过他搞恶作剧了。”

网址: “老好人”皮查伊闯关:收入下降、反垄断审查和寻找新方向 http://www.xishuta.com/newsview31339.html

推荐科技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