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知识 面对诱惑,“剪刀手们”太难了

面对诱惑,“剪刀手们”太难了

来源:晰数塔互联网快讯 时间:2020-05-23 11:5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张书乐    

剪了几下热播剧《鬓边不是海棠红》的短视频后,敬亭君又有些心有不甘了。    

作为B站上的UP主,敬亭君从来不认为自己制作影视剧短视频的目的是为爱发电,“多多少少有功利心,也希望流量爆款并带来收益。”

成为剪刀手(视频剪辑爱好者)已经有5个年头的敬亭君一直都试图破壁,而参加各种比赛或有奖征集,已经成为了他日常创作的常态。    

但现在的比赛却越来越造型,优酷、爱奇艺和腾讯大多会为热播剧集打出征集同人作品的海报。

“钱不多,但流量热度确实好。”敬亭君所不甘的是,参加比赛的短视频,可能很短命,活动结束后,官方可能就会直接将视频从全平台抹杀掉,以侵权为名。

难道所有的制作完成品,最终都要躺在自己的硬盘里或手机上吗?

敬亭君的不甘,也正成为剪刀手们都在犯难的单选题。

和版权方一起愉快玩耍,有多难?

3月25日,爱奇艺号发起的“鬓边创作大赏”活动,鼓励剪刀手发挥各自的才能,创作更多同人作品。    

然而这样一个活动却被一些剪刀手们所抵制,理由则是能否保证不会在活动结束后下架剪刀手的视频。  

剪刀手们的忧虑并非无来由。敬亭君此前参加了爱奇艺的网剧《两世欢》的活动,在B站发布了同人作品。结果,3月22日,网剧播完,自己的同人视频在B站就被下架了。    

“版权方这种行为,太无耻。播剧的时候要我们做同人视频,帮网剧带节奏,加热度。等剧播完,则以侵权为名把我们心血给下架了。”敬亭君吐槽道:原以为参加版权方的活动,就拿到了创作同人的授权,结果仅仅是让我们引流,而没有开放版权,非常两面派。  

类似这样的问题,剪刀手们在优酷、爱奇艺、腾讯3大平台的网剧推广中,遇到过多次,也在网络上吐槽过很多次,结果似乎变得更糟。    

比如此次“鬓边创作大赏”,据敬亭君说,还出过2版海报,前一版是要剪刀手们在B站上发布作品,很快海报换掉了,变成在爱奇艺上参赛了。

“至于横屏、原创、清晰无水印这样的要求,别的剪刀手觉得是官方要拿去做点什么,我到不太在意。”敬亭君觉得:换了赛场,爱奇艺想要直接给平台导流的心思就太明显了。可爱奇艺上的生态环境,对于剪刀手来说,根本水土不服,就算人家赛后不删、流量加持又如何,在B站才有剪刀手各种同人创作的成长空间,爱奇艺上都是人家正版长视频的地盘。    

不想当过江龙的敬亭君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参赛,毕竟有更多的视频可以去同人一把。    

剪刀手敏谭则选择了参赛,她和敬亭君的想法不同:比赛奖金不是问题,但如果能够进入版权方的视野,或许以后能够得到更好的资源,特别是素材上的优先权。    

为爱发电!在敏谭看来,这是口号,也是底线。但既然做了,就想做好,能够不违规且得到更多的支持,有何不可。

从官方默认到官方授权,靠幸运    

敏谭的想法,并不出格。之前她在微博上发布的一个剧集同人视频,就被剧中的流量小生给转发、点赞和评论了,视频爆发数十万观看,还顺便也收割了上千粉丝。    

在B站中,敏谭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而她说的最多的则是《我的三体》的成功垂范。 

作为为爱发电的标杆,2014年2月,B站UP主神游八方用高自由度的热门游戏《我的世界》制作了一集《我的三体》。    

自己写剧本,自学编辑器用《我的世界》搭好了场景,在网上找到了配音社团,请和他一起打《英雄联盟》的朋友们帮忙操作了剧中的其他角色,熬了一整个通宵,用游戏实况录屏+剪辑的方式完成了第一个视频。神游八方事后的描述,能够看到强烈的为爱发电痕迹。 

之后的几集都是如此跌跌撞撞完成。但转机也随后发生。    

2016年,《我的世界》国内总代理网易邀请《我的三体》团队参加ChinaJoy。

同年,寻求版权方帮助的神游八方,获得《三体》IP官方运营团队“三体宇宙”的入伙邀请。

2020年1月第三季《章北海传》在B站国创区独家上线,并拿下豆瓣9.7分的高分……

神游八方的成功并非孤例,在他之前,《我叫MT》也是以《魔兽世界》的同人动画形式出现在网络之上,并最终自己成为了IP,并衍生出游戏、图书和各种周边。

而同期大热游戏《英雄联盟》的同人作品《啦啦啦德玛西亚》,也孵化出了《雄兵连》。

比起影视剧版权方来说,游戏产业对于剪刀手就显得宽容许多,尤其是一直鼓励同人创作的《剑侠情缘网络版》,还会主动帮助UP主去创作古风歌曲和提供视频所需要的素材乃至流量。

“还会有广告支持。”敬亭君透露说:西山扶持过多部由玩家自制的游戏动画,也会在版本更新的时候给一些剪刀手提供一些广告费。对比做影视剧的剪刀手,几万粉丝也只能在软性广告上叫价几百元,一个天一个地。

这种状态还是属于极少数,“对于大多数剪刀手来说,只能剪辑既有的视频素材,而三体、MT和德玛西亚则都带有一些原创的味道。尽管从版权角度来说,依然是二次创作。”敏谭自认为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更寄希望于得到版权方的支持,去蹭热点、完成粉丝和内容的原始积累。

不过,这种状态也在改变,影视剧版权方开始越来越重视来自剪刀手的带货能力。

尤其是《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意外成功之后。

2015年《大圣归来》首映日当天排片仅有7.25%,但这部电影的相关视频在上映前夕就已经在B站积累了超过400万播放量。上映4天后,强大的热度让其排片率晋级到13.12%。

2019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也经历了类似从波谷到波峰的跌宕,而剪刀手们自带流量和自造同人视频的各种脑洞玩法,很快把整个动漫带到了封神宇宙的高度。

开放版权,让同人创作者成为自己的“自来水”(一群因为发自内心的喜爱和欣赏之情,或不由自主,或满腔热情,去义务宣传某项活动的粉丝团体别名),正在成为2020年代的一种大势。

给剪刀手们更多的机会,要多久?

视频站点的涸泽而渔模式,或许很难持久。B站也在寻找剪刀手们的平衡点,顺便从优爱腾包围圈里打开通道。

一个趋势是,不少名人明星正在往剪刀手扎堆的B站里聚集,意图破壁。

据称,在4月中旬,入驻B站并进行了实名认证的明星用户已有超过60位。

尽管比起微博、抖音上大小明星以万计的规模,这还不算事,但却代表了一种可能。

明星们并不是以客串的身份进驻B站,而是以UP主的角色扮演,为自己的剧集去发布视频和吸引关注。

在此之前,来自明星或剧组成员为没有授权的同人视频翻牌的事件,也进一步强化了剪刀手的信心。

作为剪刀手的集结地B站,也在发生变化,一方面在降低门槛让更多的人进入二次元世界,并增加影视剧的分量,另一方面也在加大对UP主们的扶持力度。

B站如此做是有底气的。4月9日,B站获得索尼4亿美元的战略投资。同时,双方还将在多个领域展开合作,尤其是动画和移动游戏领域。

但许多B站铁粉们也认为,如此下去,B站过去的二次元硬核风味会越来越淡,逐步成为又一个优爱腾。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过去用来作为门槛拦住外来者的B站转正考试,难度已经下降到几乎为零,以至于在早前“227大团结”和AO3被墙事件中,王一博、肖战的饭圈粉丝,能径直杀入B站和鬼畜、腐宅以及同人等二次元粉们口水仗。

属于剪刀手们的为爱发电,也在逐步走向更持久的电力供应——商业合作。

1月,B站影视区首次推出了年度榜单,基于站内用户投稿数量、稿均播放量、弹幕数量以及总播放量等维度,排出十大年度热门电影、剧集、角色和演员。

不同于传统影视榜单,B站榜单上除了《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也有《上海堡垒》这样的“公认烂片”。

通过合作的方式推动影视剧的热力,会是B站给予剪刀手的一个机会,并且放开另类解读。

这一攻略,在抖音、B站已经火爆多时的各种老剧梗以及带来优爱腾上高清修复经典剧集的热播上,已经成型。

多次用作鬼畜素材的唐国强、施瓦辛格、著名导演李安、诺贝尔物理奖获奖者邓肯·霍尔丹,也曾登陆过B站自制综艺“bilibili星访问”,为剪刀手们打气。

而接下来,让剪刀手们为更多影视周边的衍生提供带货可能,或将更为符合B站的用户属性。

别忘记,B站的背后,还站着泛文娱大佬腾讯,以及雄心勃勃要二次元带货和打通大文娱的阿里巴巴。剪刀手距离春天,只差再忍忍冬天的冷了……

网址: 面对诱惑,“剪刀手们”太难了 http://www.xishuta.com/zhidaoview10080.html

所属分类:创业投资

推荐专业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