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知识 对话郑刚:与罗永浩分歧关键不是商业利益,而在沟通与披露问题

对话郑刚:与罗永浩分歧关键不是商业利益,而在沟通与披露问题

来源:晰数塔互联网快讯 时间:2023年01月13日 10:53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猎云网,作者|吕鑫燚

发文怒斥罗永浩后,郑刚得到了其他锤子科技投资人的支持。

郑刚向猎云网说道,目前有意愿和他一起发起回购的投资人非常多。但是这些投资人中,部分人有强烈的回购情绪,却困在了签字权。

“因为之前投资人比较多,所以数量较小的几个投资被归纳到一个或者几个有限合伙公司。有的是由某个大一点的投资人代表,有的甚至可能都是老罗来代表,他们(小投资人)没有话语权,被代表了。”郑刚表示。

截至目前,郑刚和罗永浩并未私下联系过,关于发起回购一事郑刚目前正在推进法律程序。在郑刚看来,自己并不是完全从利益出发进而发起回购的。“回购的事我们之前都还没来得及去关注,之前也没去提,我从来也没有给他提过任何与还款有关的事情。”

实际上,此次将事情公开谈论的原因,主要在于郑刚认为自己的知情权没有得到尊重和遵守。此外,紫辉创投投入锤子科技的本金是1.75亿左右,加上回购和溢价收购,总共超过了2亿。为了安抚LP,大部分亏损都是由郑刚承担。

“说实话,像我们做早期投资的,我们如果完全从利益角度出发,我们不会成为好的投资人的。我们一定是尽量去帮助被投企业和创始人的,同时要保护自己。”

除了关于回购的分歧外,在最初郑刚的发文中还曾提到罗永浩不懂感恩、势利眼等为人方面的问题。“发文以后,有人给我提醒说老罗很像一种人格类型--NPD(自恋型人格障碍)。”

总体来看,郑刚和罗永浩的分歧并非一日之事,在猎云网对话郑刚的过程中,郑刚讲述了分歧的起因,以及自己对待罗永浩为人的看法。

一份被认为有“要挟”意味的协议

“现在回头看罗永浩创业这件事,他是一路拿着投资者的钱,在表演自己创业不易的秀,看不清他的投资人一路帮着他,被一路踩踏着还不受起码的尊重。”郑刚对猎云网说道。

郑刚回忆道,自己起初并不知道罗永浩筹备新的创业项目,是在朋友口中得知,罗永浩的新融资快成功了。“我觉得是个好事,我去群里问他是否属实,他回答我是真的,“融资快敲定了,确定完第一时间找大家开会。”在得到罗永浩肯定的回答后,郑刚表示可以开股东、董事会,罗永浩也同意了郑刚的想法。

然而,罗永浩后续并未同步进展,就连细红线融资成功的消息,都是郑刚在公开渠道了解的。罗永浩答应的股东、董事会,也并没有开,“后来干脆就通知不开了。问什么原因?说没有原因”,我一听就知道意味非同小可。”郑刚说道。

“从现在看,那时候就已经是一个明确的信息了:准备拽锅了”。郑刚缓缓说道。

知情权没有得到保证的前提下,在郑刚看来,自己还收到来自罗永浩蛮横的协议。

去年11月初,一部分锤子科技原有投资人被告知,公司已预留(投前)5%的股权、(投后)3.72%的股份用于补偿锤子科技的众多老股东。此时,细红线完成50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投后估值不低于1.9亿美元。

按照罗永浩给出的协议,锤子科技之一的老股东紫辉创投预计将通过3家公司累计获得约0.69%的股权,条件是紫辉同意放弃对锤子科技及其创始人的全部回购权利,如果在11月底之前还未签署视为主动放弃该权益。

这份协议在郑刚看来,相当不地道,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郑刚表示“让我们说接受了你的0.0几%的股权,就要放弃对锤子科技几十亿的回购?”此外,郑刚向猎云网说道“协议有截止日期,到期之前不签就等于放弃,这个是最让人愤怒的地方,这不是明显的讹诈么?创业是个过程,以后补偿也可以啊,为什么要限定时间?”

罗永浩在回应时表示,“很多老股东都高高兴兴签了字,并对我们表示了感谢,因为他们知道投资不是借款,投资的企业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所以这种对上一个创业项目失败后的补偿,本质上是因为不寻常的情感和道义,而不是通行的法理和逻辑。”

对于罗永浩的回应,郑刚向猎云网说道“其实抛给投资人的是一个带条件的凶险交易,不是一个不寻常的情感和道义。附带了一个时间点,你如果不签就没了,这就变成了要挟和讹诈了”。“他把要挟和讹诈包装成情感和道义,假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融资后还能想着老投资人呢,但这是他要把一路帮着他的投资人的核心利益吞掉,这是什么行为?这是不仁、不义、不体面。”

有投资人也表示,要求原投资人放弃老项目回购权益的主张,就是一种交易,交易需要看双方对价评估是否能协商一致,如果不协商直接要求限时签字,那就是要挟了。

此外,罗永浩在回应中提到“我们虽然没有为此事开集体会议,但给锤子科技的所有老股东全都发了一模一样的邮件,并用微信一一做了确认,何来的“不沟通”和“不信息对称”?

对此,郑刚表示“这么多的投资人,他用障眼法的方式,他说不存在什么信息不对称,他说是一一联系。没错啊,他就是为了不让我们互相之间通气,而且还附带地告诉投资人说其他人都签了,明显欺骗嘛。”

回购条款和发起回购,郑刚表示这是行业里常见的,并不像一些根本不是业内人士的评论者说得那样是罕见的。“我不清楚行业里面有多少像我们这样的投资人从没执行过回购的啊。但是举目望去回购执行比比皆是,全部都是你完蛋了,我就是给你回购,就这么简单。所以为什么老赖、失信者这么多?”我们目前为止没有发起一个主动回购的事情来证明紫辉对创业者的充分尊重和爱惜。

依旧相信罗永浩会成功

直到目前,郑刚依旧相信罗永浩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会成功。

但除了能力之外,郑刚对于罗永浩为人处事的做法有了别的看法。最初的发文中,郑刚表示罗永浩“那种莫名其妙的,从来不懂财富和成功怎样来的,永远一副清高但又需要钱的人的心态。”

研究NPD人格后,郑刚找到了更准确的形容词。“这样的话也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不理我们,也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会一面是这样。另外一面是那样,因为他就这个就是这种人格。”

郑刚说道,罗永浩在锤子科技失败的初期做了一些安抚股东情绪的暗示。“暗示说他做了新事业后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结果现在一脚就把你踹开。”郑刚回忆罗永浩一直在和投资人暗示自己会东山再起的,“锤子科技还是要做硬件的”。所以投资人一直给予了最大限度的耐心在等待罗永浩。但在细红线融资的前后时,罗永浩却没有告诉投资人。“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想让我们知晓更不用说参与了。”

而且郑刚表示,罗永浩这种做法对于自己而言,也难以向紫辉的基金出资人交代。

另外,罗永浩回应中提到的全体股东群里的信息沟通和汇报,郑刚也表示“群是有的,但老罗一不开心就退群,他在里面也不会说什么,进来之后又退,退过至少2-3次。”几年没开过股东会董事会。

郑刚还回应道,罗永浩一直在避重就轻,比如罗永浩也曾表示帮助过郑刚,但其实完全不能对等,“因为我们确实是跟LP要回购投资份额的时候真的还不够,他也无法把之前欠给我们的借款还给我们(我们在还LP投资款的时候,还把欠款从2018年延期到2023年),所以他就找他朋友借了一点点。这个比例完全是不一样。他其实完全可以做得到,但是他不愿意做。”

以下为猎云网对话郑刚实录,经猎云网编辑:

猎云网:那首先是想问一下关于目前事情的进展吧。

郑刚:没有存在什么进展不进展,他也不会主动来联系我这样。

猎云网:那您目前认识的锤子科技其他的投资人在您发文之后大家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呢?

郑刚:做投资的基本上都会“共情”我这里,首先是这种条款很寻常,也不是我发明和起草的,最后的条款是后续轮投资者加入的,前后轮所有投资人都签署在一份文件上;第二个呢,像我这样做出了超出投资人所做的事情,基本上行业里面可能也没有,也可能没有必要吧。但碰到这种极端的情况还非常少的。他是一个大创业者,但回答问题的时候其实很多避重就轻,就比如说他前面说这个他帮过我,但其实完全是不能对等东西的呀。因为我们确实是跟LP要回购投资份额的时候真的还不够,他也无法把之前欠给我们的借款还给我们(我们在还LP投资款的时候,还把欠款从2018年延期到2023年),所以他就找他朋友借了一点点。这个比例完全是不一样。他其实完全可以做得到,但是他不愿意做。

他把新的公司很小的一部分,甚至可能是空气的东西分给这些锤子科技的投资人,然后还包装成善意,充满了“情感与道义”。但是其实你想想,这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如果他那可能是“一文不值”的补偿后面附加苛刻的条件的话,那么就是交易,这就不是一个善意的补偿。然而这本可以是一个善意安排和道德高尚的赠送,附带了要把投资人的核心利益给吞掉,你想想这不就是鸡贼吗?

这是一个交易,这不是一个他给别人的善意的补偿的东西。附带了一个时间截止日,你如果不签你就没了,这是要挟,这个才是会让人愤怒的地方。第三,这么多的投资人啊,他用障眼法的方式,他说不存在什么信息不对称,他说是一一联系。没错啊,他就是为了不让我们互相之间通气,才一一联系,而且还附带地告诉投资人说其他人都签了,所以这是非常不道义和体面的,如果不说是欺骗的话。

猎云网:我们参加的四轮融资,您前前后后总共为锤子科技投入了多少金额呢?

郑刚:我们的本金投入的是1.75亿,加上回购和溢价收购,总共超过2亿。

猎云网:目前有强烈的意愿想跟您一起发起回购的投资人多吗?

郑刚:非常多,还有一些投资人他们被代表了,因为之前投资人比较多,所以为了减少签字机构数量,投资金额数量较小的一些投资人被归纳到一个或者几个有限合伙公司里,有的是由某个大一点的投资人代表,有的甚至可能都是老罗来代表,那么他们(小投资人)就没有话语权了,被代表了。

其实他们也向我表达了说他们也想参与,但是并不清楚能不能参与,因为他们没有签字权,然后大一点的投资人跟他关系好,但那个人可能也被“信息不对称”了也说不定,懵懵懂懂地签字了。有些人甚至可能都是老罗在签字的。

猎云网:通过发文感觉到您跟罗永浩的争议其实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了。最早让您觉得有分歧的事情是什么呢?

郑刚:我一开始就想得非常清楚,因为我意识到投资老罗这件事情风险非常大,一般机构是不碰的,所以既然以基金名义投资,那么第一个我出资要最多,第二个将来出现问题我也要尽可能去负责,为安抚我的lp,我尽可能把他们回购。因此我们给我们基金的股东亏得非常少,就非常小的几千万,大部分我都亏自己的。

其实没有什么业务上和方向上的分歧,核心不满的就是知情权和信息权,我们没有得到尊重。还有第二个,他不照公司的规定来进行开会通报,这些是非常核心的。而且锤子科技,是股份有限公司,涉及到应该遵守的公司法规定更多。

他轻描淡写,在回复里面说锤子科技已经没有实质上业务,没什么好说的。简直是胡扯。锤子科技没有破产,没有解散,那个电子烟是干嘛的呢?子弹短信是干嘛的?交个朋友是干嘛的呢?细红线是干嘛的呢?还有很多很多,都是干嘛呢?你怎么处理债务的?你怎么遣散员工的对吧?这些不是你要做在做的事吗?你说锤子科技之所以没有破产,是因为还要东山再起,锤子科技还要做硬件,所以大家在等着你进一步消息。

他之前安抚股东的情绪,是通过暗示说他做了这些事情以后会干嘛,结果现在一脚就把你踹开,而且细红线未来发展情况我们完全没概念,我们也不care,他也没有跟我们沟通嘛。直接就蛮横地发过来,这个东西你爱签不签,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猎云网:罗永浩在回应的时候也提到了,说我们有全体股东群互相一问便知,这个群是真实存在的吗?

郑刚:群是有的,但老罗一不开心就退群,他在里面也不会说什么,进来之后又退群,退过至少2-3次。在老罗抛过来这个协议后,很多人来问我签了没?我说没有。一问,都是被同样套路:“很多人都签了,就差你的了”。可想而知大家是多气愤。我是从朋友那里听说老罗融资快成功了,我觉得是好事,于是我就到群里面去问,当时老罗还在群,我说这个是不是真的啊。老罗说有,正在执行,但是还没成功。“融资快敲定了,确定完第一时间找大家开会。”说谈完以后第一时间会告诉我们老股东,其实后来根本就没告诉我们,我们是从媒体上知道他融资成功的。这样看,他原本就不想让我们先知道,更不用说让我们参与。融资成功,我们所有人都是媒体上知道的,所以说像这种事情也是非常不好。我们的基金出资人同样对我们意见很大。

我在微信私下也和他说开一个股东会、董事会吧,他同意了,但也没有后文了。

最近有人给郑刚提醒说老罗很像一种人格类型--NPD(自恋型人格障碍)这样的话也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不理我们,也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会一面是这样,另外一面是那样。

猎云网:主要的核心两点就是两个问题,一个是为人,一个是回购条款,那这两方面中您认为就是让您最生气的点是哪一个点呢?

郑刚:信息不跟我们沟通,投资协议里最基本的股东知情权与信息权没得到履行与尊重。

猎云网:您也提到了说目前很多人民币基金会滥用回购条款,您只是把这个回购条款当成一个道德风险防范的。

郑刚:对的,所以说我表达过我们这么投了这么多创业企业,只要是诚实创业、诚实失败,我们即使有回购条款,目前为止一个都没有发起回购,损失的肯定超过了锤子科技两个亿的,我们是一个十多亿的天使投资基金。

作为早期投资基金,如果说每个项目都投中,那你根本就都不是在做投资,要么是妖,要么是编故事。把借贷的实质伪装成投资的外表你才有可能不损失。那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明明我们都可以去回购各个项目投资,但我们没有这样去做。但在老罗这个事情上面就是不一样。然后老罗又是比较特殊,你也可以说是他是一个有能力创业成功的人,进而有能力负责的人,这也是他一直包装自己“真还传”,我们也配合他,我们的基金出资人也相信他的原因。但是如果用npd性格解释起来的话,他会想方设法逃避,虽然这是人的本性,但发生在老罗身上,这是我们最后万万没想到的。

猎云网:那还有什么是你想对外发声的点吗?

郑刚:环境就是这个样子,人民币基金投资几乎都有回购条款。而且他们一旦创业失败,几乎就会有回购程序,那没办法的事情。如果有政府基金,那更得回购了,这个你能说它叫滥用吗?

我不清楚行业里面有多少这样的投资人啊,但是比比皆是,全部都是你完蛋了,我就是给你回购,就这么简单。所以为什么老赖、失信者这么多?将心比心,我们没有这么做过,直到老罗这件事的发生。

创业本是一个高风险的事,但是对于老罗来讲那完全不是一回事,老罗是一路拿着投资人的钱,在表演他的创业不易,看不清他的投资人是一路在帮着他,然后他是一路踩着这些很不寻常的投资人,然后还不理这些投资人,投资他的人风险高得多得多。

说实话,老罗这个人我一直说他会成功,是在于他的影响力,之前回购我们都还没去提,我从来也没有给他给他讲过还款,我们从来没说过。所以媒体在里面的表述呢就会从经常以利益的方式来表述这件事情。说实话,像我们做投资,我们如果完全从利益角度出,我们不会成为好的投资人的。我们一定是尽量去帮助别人的,同时要保护自己。

相关推荐

对话郑刚:与罗永浩分歧关键不是商业利益,而在沟通与披露问题
欠债不还,罗永浩“真还传”烂尾了?
与罗永浩「分手」后,锤子科技旧部今何在?
投资人手撕罗永浩,背后有哪些隐情
Anna Sui Active 郑牧青:时尚与运动从来不是反义词
于刚:让创业走向成功的5大关键要素
对话小村资本郑赞表:聚焦产业与克制规模,这些对母基金和VC同样适用丨LP怎么看
对话伽利略资本董事总经理郑譞:创业者要具备“终局”思维,投资人要能独立思考
说说我知道的罗永浩
田溯宁:关于5G网络的共识、分歧与体会

网址: 对话郑刚:与罗永浩分歧关键不是商业利益,而在沟通与披露问题 http://www.xishuta.com/zhidaoview28545.html

所属分类:商业市场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