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Meta回到“创业第一天”

Meta回到“创业第一天”

来源:晰数塔互联网快讯 时间:2022年09月27日 18:1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最话FunTalk,作者|何伊然,编辑|王芳洁

全力奔向元宇宙后,Meta的员工就连工位也开始虚拟起来,他们将在线上拥有一个名义工位,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能在线下,使用上一个实际工位。这是因为近期,Meta抛出了新招——办公桌轮用制度(Hot desking)。

据媒体报道,Meta内部通知称大多数员工在办公室里不会再有固定位置,而是要在到达办公室之前预订办公桌。Meta宣称,这将会是新的工作体验。对此,员工并不买账,提出了强烈抗议,认为公司的决定“与现实脱节”,是在为压成本找借口。

的确,现在,Meta在地球上的日子格外艰难。

今年全球通货膨胀形势严峻,商家们对在线广告投放变得格外谨慎,Meta的主营广告业务备受冲击。而元宇宙尽管充满着想象空间,奈何研发成本高、研发周期长,短期内很难看到回报。

今年以来,Meta股价一路下跌近60%。截至当地时间9月23日美股收盘,Meta市值报收于3773.59亿美元,处在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最低点,已经缩水至2017年的水平。

受此影响,扎克伯格身家缩水710亿美元,在全球富豪榜的排名也从第3位下滑至第20位,是2014年以来的个人最低排名。

对于早已经财富自由的扎克伯格而言。几百亿美元的身家动荡并不会对个人的生活产生实质影响。

近日,扎克伯格还在社交平台晒出了自己和妻子普莉希拉·陈的合照,宣布将要迎来三胎女儿。扎克伯格和妻子已经有两个女儿,7岁的马克西玛和5岁的奥古斯特。

但是对Meta普通员工而言,公司市值缩水,自己的日子就会受到直接冲击。

长期以来,硅谷的科技公司就是“自由”“创造”“高薪”等种种职场美好体验的代表词。在大众的眼中,进入硅谷大厂意味着可以做具有创造力的事情,上下班时间自由,又可以拿到远超社会平均水准的高收入,实现工作生活两手抓。

硅谷遍布的开放办公室装修与加州的自然风光和好天气进一步为互联网公司蒙上了梦幻的滤镜,不少人高呼:“这颗星球上最让人想上班的办公室都在硅谷!”

美好总归是难以永恒维持下去的。一旦遇到困难,美好背后的残酷就会显露。

5月,Meta承认由于“收入增长低于预期”,公司正在推迟招聘;6月,扎克伯格公开表示Meta需要在绩效目标上“加大力度”,让公司成为氛围更紧张的工作场所,削减员工数量,淘汰表现不佳的员工;7月,Meta计划裁员,压缩10%办公成本的风声不胫而走……

除了在工位上搞小动作,《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为了在不引起舆论的关注的情况下实现成本削减10%的目标,Meta正在以部门重组的方式进行裁员。这项工作的“杀手锏武器”是“30天名单”,进入名单的员工若在一个月内不能在公司内找到接收岗位,就会被解雇。

据透露,以前只有业绩不达标的员工才会被放到“30天名单”,现在绩效考核良好的员工也被列入名单,定期淘汰。

早前,近100名Facebook门卫已经被解雇。

01

办公桌轮用在美国并不少见,但一般都是初创公司和创业孵化器才会这么做。对于进入成熟期的公司,员工拥有固定工位有利于稳固员工和公司之间的联系,让员工拥有舒适熟悉的工作氛围,带来踏实的感觉。“抢工位”则让员工每天上班前就倍感不确定性,无形中施加了更多的压力。

客观来说,在公司内部运转“抢工位”流程能够节省的运营成本有限,最多是逼着接受不了的员工主动提离职,但这样的极端情况终究是少数。

与其说是控制成本,或许对目前正因为“ALL in 元宇宙”而处在低谷期的Meta,让员工重新体会“创业第一天”的紧迫感可能才是目的。

根据Meta公布的2022年度第二季度财报,二季度Meta营收288.2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下降1%,是公司第一次出现季度收入同比下降;二季度净利润67亿美元,同比下降36%,这也是净利润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下滑。

本季度,Meta的元宇宙实验室亏损28.02亿美元。2021年,该部门亏损102亿美元;2022年第一季度亏损29.6亿美元。短短三个季度累计亏损就超过了150亿美元。据美媒报道,Meta今年在元宇宙的投入会超过100亿美元。

如此高额的成本足以显示出Meta在元宇宙这条路上要一直走到黑了。

今年以来的股价下滑、财报表现不佳让外界对元宇宙前景充满怀疑,扎克伯格需要手下的员工重新找到Facebook成立之初的创业激情,他清楚自己只能赢,不能输。

不近人情的“抢工位”确实有助于员工认清公司的处境,也更有可能打破团队边界进行交流,说不定在其中就可以激发出灵感。当然,“抢工位”能不能真的推行还是未知数,Meta的7万名员工也不一定能答应。

扎克伯格在财报会议上称:“元宇宙能带给我们更深层次的社交体验。目前,我们还面临着技术和产品上的限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类平台将释放数千亿美元的潜力。”

目前,想要进入Meta旗下的元宇宙概念平台就必须使用Meta的VR/AR头显装备,虽然小扎强调着元宇宙的无限可能性,但眼下的营收途径似乎只有硬件设备。

2014年,扎克伯格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喊出了“VR有潜力重塑一切”的雄心壮志。此后,“Facebook全家桶”靠着广告收益赚来的钱不断被扎克伯格投入到AR/VR领域。

在扎克伯格不计成本的投入下,Meta在AR/VR硬件上并没有什么对手。新冠疫情更是有效带动头显设备成为欧美中产家庭的家庭娱乐必备品。2021年,VR头戴式显示器全球出货量1095万台,Meta占有超过90%的市场份额。

Meta以牺牲盈利能力为代价推广头显设备的做法显然难以长期维系,随着元宇宙概念在全行业普及,越来越多的对手涌入,已经获得先发优势的Meta必须改变策略。

8月,在巨大的财报压力下,Meta宣布将Quest 2头显价格上调100美元。根据预告,10月推出新头戴设备Project Cambria售价可能高达800美元。

02

十几年来构建起的社交网络帝国与平台上二十多亿用户是扎克伯格敢于“All in 元宇宙”的底气,但是实现用户的无缝迁移的难度和代价远超想象。

只要忍得住广告,使用社交网络对个人而言就是用极低的金钱成本和较多的时间成本换取多层次的情感体验,满足社交需求。使用社交网络所需要的硬件设备、系统架构和其他成本并不会算在社交平台的头上。

可是进入到元宇宙,一切似乎都在等着Meta重建。

6月,扎克伯格在采访中预计元宇宙将在2025年—2030年取得成功,并成为公司的重要业务。他还称:“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在硬件、软件和操作系统之间实现集成,从而实现我们想要构建的未来。”

截止目前,Meta头显设备仍是基于安卓改良版VROS系统进行的开发。

扎克伯格一直希望实现自研系统。然而在今年1月,外媒报道称Meta已经取消了XROS研发项目,团队三百余人转岗到AR和VR团队。Meta称,此举将加快针对每个产品线解决方案的开发进度。不过外界对这一说辞并不买账,系统研发是一条昂贵且具有风险的路线,在广告业务收入受阻的情况下,Meta必须砍掉难见回报的开支。

在硬件上,扎克伯格也备感危机。

据消息人士透露,扎克伯格今年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表示Meta与苹果正在元宇宙领域展开深刻的、理念性的竞争,他认为这将决定“互联网应该往哪个方向发展”。

苹果筹备虚拟现实产品的时间远早于Meta。2010年起,苹果已申请超2000项AR/VR的相关专利,投资或收购超20家AR/VR业务公司。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预计,苹果最快将在2023年1月发布AR/MR头戴设备,头戴产品线或命名为Apple Reality,售价在2000美元—3000美元。

虽然Meta目前市占率高,但是其头显产品本身算不上建立起了足够的竞争壁垒,头显设备的佩戴舒适度和视觉效果都有很多待改进空间。苹果一贯不在意先发优势,而是直接抛出来同行业体验最好的产品抢市场。一旦苹果的产品问世,Meta能否抵御住冲击确实让人担忧。

从各个角度来说,诞生于九十年代的元宇宙并不能看作是扎克伯格提出的互联网发展新概念,他要做的是把元宇宙核心要素,即虚拟、3D、渲染、互操作,做到最适合推向市场且能实现盈利的状态。

然而从实际效果看,Meta用钱砸出来的元宇宙不仅不吸引人,还像是个半成品。

笨重的头戴设备从入口就让用户难以快速体验元宇宙,从门槛上就给出了很大的限制,完全对应真人的虚拟化身特难以推广,在使用中沦落为游戏捏脸。在短视频崛起下,年轻用户对Facebook系社交软件的忠诚度出现了下滑,Meta甚至有可能丧失自己最大的流量优势。目前,Meta已经不再强制使用Facebook账号登录头显设备。

对扎克伯格而言,这一年他确实做到了在行业内打响元宇宙概念,可是Meta从其中获得收益属实过于有限。进入元宇宙的日子如此憋屈,靠广告赚钱仍是当下最优解。

相关推荐

创业公司们的开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单,有的换赛道
Meta谷歌悄悄裁员
贝索斯的盛世危言:大企业必须保持创业第一天的活力
创业公司们的开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单,有的换赛道
Meta断臂,“元老”桑德伯格卸任首席运营官
汽车36人 | 地平线余凯:从创业第一天,我就在努力从科学家变成一个商人
Meta向下,Pico向上?
从小米到Meta:都有恢弘大志,为何都不被资本看好
Meta失速,模式创新的红利到头了?
Facebook、Meta与元宇宙

网址: Meta回到“创业第一天” http://www.xishuta.com/newsview65263.html

所属分类:互联网创业

推荐资讯